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終之日(1/3)
大道問鼎最新章節

  清晨了。

  朝陽才剛剛升起,天色便已變得極為明亮。窗外的光線穿過鏡面映入瞳孔,稍有幾分刺目。

  陸啟明微垂下眼簾避開了,對鏡理正衣襟,動作卻不知覺漸漸慢下來。

  他注視著鏡中的自己。

  對面站著的少年眉眼如霜,面無表情的時候顯得對人漠視,而即便笑起來時也像含了七分譏諷,不似真心。如今若與舊人相見,縱使他不以幻術遮掩相貌,他們也未必能認得出眼前的這個人了。

  陸啟明曾經一度不愿正視這個模樣,甚至于憎惡。但今天他終于還是站到了這里,想要與自己達成諒解。

  否則。

  已經是最后的時刻了。如果連他都無法容忍這樣的自己,那未免就活得太苛刻無趣了。

  陸啟明收回目光,平靜地披上了一件凈白的外衣。

  房門忽而被人猛地推開,打破了少年周身短暫的寂靜。

  陸啟明沒有回頭,只在鏡中看著向他走近的女子,一笑道:“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?!?br />
  墨嬋神色冷淡地走到他身邊,用雙手壓住他肩膀把人往下按,道:“你坐下?!?br />
  陸啟明沒有抗拒她的動作,順著力道坐在椅子上,微帶疑問地望著她。

  墨嬋從抽屜里翻找出一個柔軟的檀木梳子握在掌心,默不作聲地站在少年身后,手指攏住他垂落的白發,然后用木梳一點點梳攏。

  “……謝謝?!?br />
  陸啟明道。

  墨嬋本已決心再不理他,但最后還是冷冷回了一句:“知道你抬手不方便?!?br />
  簡單交談后,二人之間便再次歸于沉默。

  女子低垂著目光,慢慢將少年的長發梳理整齊,一絲不茍地用玉冠束起。

  余光掠過,房中盡是大片暗紅雕飾與沉木的重色交疊在一起,唯獨少年靜坐在這里,與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。他整個人都蒼白至此,就像在一幅濃墨重彩的畫卷之中,畫師精心描繪了所有人,卻獨獨忘記了給這個少年添上顏色。

  “怎么穿這件?”墨嬋狀似無意地道,“這件太素了,容易沾上灰塵。換個吧?!?br />
  陸啟明一笑道:“沒關系。不會的?!?br />
  墨嬋淡道:“隨便你?!?br />
  又是無話。

  透過鏡面的倒影,兩個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被天邊的那座蓮臺所吸引。

  蓮花花葉已完全舒展開來,每一瓣都汲取了充沛的血肉與靈魂,才會有此刻奪盡日月之輝的盛大華美。三千潔白的花瓣層疊交織,于風中搖曳時在每個人眼底映出迷幻的重影,仿佛一座噬人魂魄的地獄之門,會在某一瞬間陡然發出掠取性命的召聲。

  它會說,過來見我。

  過來見我。

  過來。

  墨嬋手中木梳跌落在地,目光漸轉恍惚。

  她在那些如潮汐涌來的召喚聲中感受到了一種極端強烈的吸引力,這令她茫然地忘記了所有,不由自主轉過身子,一步步向窗外走去。

  陸啟明神色如常地拉住了女子的手腕,帶著她一起來到窗邊。

  他向下面掃了一眼,不出意料地看到所有人都在失去神智地向護陣之外走去。

  “都醒醒?!?br />
  陸啟明笑了笑,道:“承淵找的是我,你們亂湊什么熱鬧?!?br />
  他說得隨意,聲音卻同一時間響進了每一個人的心底,令他們重新回過神來。

  而墨嬋早在被他觸碰的一瞬間便已清醒了。她看著少年把窗戶關住,又把簾子掩上,有一瞬間心中生出了希望,

  但陸啟明卻道:“我該走了?!?br />
  墨嬋諷刺他:“他說什么你就聽?”

  “我原本可以很早就去的?!标憜⒚鳒睾偷嘏c她解釋,“是我自己不愿意,想要往后再拖幾天?!?br />
  墨嬋道:“那你也可以再拖幾天。你就是再拖幾年,拖上一輩子,誰還能管住你?”

  陸啟明只是笑。

  他把女子牽到榻前,為她掖上被角。

  “就像那天晚上一樣,”陸啟明輕輕拍了拍她的手,交待道:“留在這里不要出去,就會沒事

  了?!?br />
  墨嬋極力維持著臉上的冷漠,道:“無論你說什么,做什么,我都永遠不會原諒你的

  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章
捕鱼来了破解版 香港平特三连肖网址 喜乐彩票是正规的吗 股票涨跌对上市公司有什么影响 棋牌类手游排行榜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皇家娱乐游戏平台 基金配资 江西时时彩免费软件 免费公开的一肖二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