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破鏡(1/4)
大道問鼎最新章節

  陸啟明獨自一人走上前去。

  長天曠野,空凈如洗。

  少年近乎享受地沉浸于最后時刻的安寧之中,由身到心都與這個世界融為一體。

  他十指之間觸摸到的是綢緞般冰涼而清淡的晨風,衣袂潔白,則是天邊外尚未被朝陽染透的云層。身后經過千山靜水,亦如時間一般流淌而去,無聲東逝,逝而不返。

  陸啟明眉目間帶著和煦的笑容,平靜地走進了空曠的天地中間。

  此刻正值晝夜之交匯,是暖橙的光暈鋪陳下來與繁星隱落之前的一段時間,短暫且珍貴。若是任何事都不會發生,這將是何其晴朗而明亮一天。

  ……但也不過如此。

  少年唇角笑意無聲加深。

  是的。

  不過如此。

  ——像這種每天都能看到的千篇一律的平庸景色實在無聊透頂,根本不值得他多施舍過去一個眼神。

  此刻真正能令他由衷贊賞的,純粹只有這一片虛偽的假象——這種最后一刻瀕臨泯滅的脆弱之美,簡直可以說是這世上僅剩的令他欣慰的東西了。

  越是珍惜的東西,就越是活該被狠狠摔碎在地上。否則,那等愚昧之輩又怎樣才能得知它的特別呢?

  少年溫柔地笑著,就這樣一直向著永寂臺走去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永寂臺本為混沌之物,其中內核是當年那個真正的承淵神為了鎮壓蓮溯而親手煉制,卻始終未曾為之命名。祂將它放于這個世界沉寂漫長時間,逐漸同化氣息,后來以人們口口相傳的古傳說作為姓名,借陸啟明與承淵之手建筑細節,并在此收集此界中人的氣運與性命,最終才得以完整。

  這是一件絕世的利器,是足以將神袛鎮壓其下的寶物。

  陸啟明仰頭打量著這座蓮臺,一時陷入沉思。

  “很好?!背袦Y戲謔的笑聲自高天之上遙遙傳來:“繼續啊,自己站過去?!?br />
  “數日不見,看來你恢復得很好?!标憜⒚餍廊灰恍?,夸贊道:“居然已經敢再次主動與我講話了?!?br />
  承淵一瞬間的神色怨毒至極,聲音中卻一絲不顯,只譏笑道:“可惜你看起來卻不怎么好?!?br />
  “是啊?!标憜⒚髌届o地回答。

  所有人都知道,他正在死去。

  ——在看到陸啟明的一瞬間,就算是對他的經歷毫無了解的人,也會明白少年身上的枯白是純粹的死亡的顏色。

  從他親口念出那道絕咒的那一刻起,他的生命就再也無法停止消亡?;蛘哒f,再之前。

  早在太乙將他再次封印的時候,就已注定如此。

  旭陽初生,漫長的冬天也終于要過去了,人們都還活得好好的,只有這具身體行將就木,僅剩下一層削薄的、令他厭惡的空殼。

  “可是即便如此,”陸啟明道:“我已經來了,你卻還是不敢下來見我?!?br />
  ——天際早已現起了一座壯觀的神殿,透著自亙古而來的久遠氣息。重重殿宇龐大如數之不盡的山巒,遮蔽天幕,煌煌然而更替日月之光。

  承淵則高坐于那座神殿深處,無人得見真容。

  “我本就不必?!?br />
  承淵森然回答。

  “陸啟明,我知道你是一個守信的人?!彼f著,又真心實意地笑起來:“我真的很欣慰你最終還是答應了那些人要庇佑他們??吹侥且荒坏臅r候,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?!?br />
  “對啊,當然了?!?br />
  陸啟明彎起眉眼,由內到外都透著全然的溫柔。他慢慢說道:“人的性命也是一種非常美麗又易碎的東西,所以這段時間,每當我看到他們活著的每一個人的時候,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要——”

  少年的瞳孔因心中強烈的迫切而微微放大,又轉瞬淹沒于一片更深的黑暗之中。

  “……保護他們啊?!?br />
  陸啟明壓下了唇角多余的弧度,將神色重新舒緩下來。

  “沒錯,就是這樣?!彼麥睾偷刂貜偷?,“‘陸啟明’一直以來就應該是這樣的人,不是嗎?”

  承淵終于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強烈的報復快感。

  “所以你注定要死,而我不會?!彼f道。

  “陸啟明,你是覺得你自己很偉大吧?”承

  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章
捕鱼来了破解版 江西十一选五任八遗漏 安徽快三全天实时计划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福彩3d钱王预测 股票指数数字代表什么 广西快乐十分公式 线上赌博可以赚钱吗 快乐十分钟选号技巧 支付宝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